????第960章 狼狈为奸,凤凰折翼

????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,偶尔扇动几下翅膀,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。

????这是百度百科上对于蝴蝶效应的解释。

????此刻,却完美的印证在了潘映雪的身上。

????进宫第一天,因为两个幻想着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宫女,冒冒失失的激怒了南宫羡,导致他在之后的几个月里,对后宫进行了接二连三的裁员。以至于今时今日,后宫里除了林中秋手里的内监,和流动换岗的守卫们以外,几乎看不到几个宫婢的身影。

????禁军们是不会有胆子去管皇后的闲事的。内监们今日也被各种琐事缠身,奔忙于各个宫苑。

????如果映雪此刻能稍微冷静一些,或许能够发现,诺大的皇宫,这一路上空旷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????差不多走了十多分钟左右,三个人来到了离乾清宫最近的上马道入口。

????"娘娘殿下请在此稍候片刻,奴才这就去找马车来。"林中秋低眉顺眼的说完这句话后,便垂着头退了下去。

????映雪没有多说什么,心中满满都是对母亲伤势的担忧。

????霖儿似乎感觉到母亲的不安,抬起头,忽闪着大眼睛望着她的脸。小手也紧紧的攥着她的纤纤玉手。

????映雪感受到来自儿子那微弱却也足够温暖的力量,心里一热,对他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。

????就在此时,这对母子俩几乎同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烈的陌生气场扑将而来。

????起先,他们都认为是小中秋回来了。

????可根本来不及回头印证,便各自被一双大手从背后捂住了口鼻。

????这忽然而来的袭击,让映雪脑子里一片空白,但身体却还在本能的反抗着。

????耳边传来霖儿发出的"呜呜"声,像一记闷雷,将映雪体内的肾上腺素完全激发出来。

????她用手指狠狠的戳在背后那人的脸上,那人稍一吃痛,手中的力道松懈了片刻。但很快却又更加用力的禁锢住她。

????她意识到这个人的力量,远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了的。但她不能放弃挣扎,因为她身旁,还有心爱的儿子。

????原本就无法转动的视线,忽然变得越来越模糊。她知道,是鼻子里闻到的那股刺激性气味,正在侵蚀她的意识。

????霖儿的声音,也越来越微弱,最后彻底在她耳边消失。

????闭上双眼,关闭意识之前,她看到一个身穿宫服的男子,将霖儿塞进了一辆不知何时到来的马车里。

????很快,最后一丝气力从她身体里抽离,她也软软的瘫倒下去……

????与同伙将潘皇后放进马车车厢里之后,聂萧对站在一旁的林中秋笑着说道:"谢了,林大人。你一出手,果然是不同凡响。"

????林中秋将手里的几张令牌和通关文牒递给聂萧,神情严肃的嘱咐道:"这是通关令牌。记住,出了宫,就要换马车。一路上别耽搁,回你们该回的地方去。"

????聂萧冷笑着说:"这种事,我还不需要你教。"

????林中秋走到马车旁,打开车门望了一眼,冷冷的说了一句:"永远别再让她回来。"

????聂萧一边走上马车,一边回应道:"当然,你就放心在这宫里,好好照顾你的陛下吧。"

????看着马车远去,林中秋紧绷的身体忽然松了下去。

????他抬头望了望太阳的方向,却只看见遮天蔽日的云层。

????"都这个时候了,怎么还是这么冷?"他自言自语了一句,随即转过身,走向层层叠叠的宫墙之中。

????常梓逸骑着"飓风"来到宫门外,将马绳递给了引马官。

????离上课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,他无论做什么,都习惯于给自己留下一些宽裕的时间。

????走向西华门时,他正好看见一辆相当奢华的马车从宫里开出来。

????原本他没有在意,但靠近时,却隐约听见守卫和驾车的官吏口中,似乎提到了"皇后"二字。

????因此马车重新开动,从他身旁经过时,他下意识的朝着车厢多看了几眼。

????"常公子,今儿来的真早。"守卫们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常梓逸,所以对他已经相当熟悉。连进出皇宫的令牌都懒的问他要了。

????常梓逸却很自觉的掏出令牌,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:"方才是皇后娘娘的车驾出宫吗?"

????守卫接过令牌看了一眼,又还到他手里。"是啊。说是皇后娘娘要回一趟娘家。"

????常梓逸将令牌收好,却迟迟没有走进宫门。眼睛还遥望着那辆马车远去的方向,眸光中的疑虑越来越浓。

????"常公子……您……不进去吗?"守卫等了半晌,疑惑的问。

????可话音刚落,常梓逸不仅没有进宫,还忽然大步追上那名引马官,骑上他的"飓风",朝皇后的车驾狂奔而去。

????梓逸是个多心的人。他时常为自己的多疑感到苦恼。

????但每次遇到让他无法想通的问题时,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把谜团解开。

????比如此刻,让他疑惑的地方有三。

????其一,皇后的车驾明明可以从距离乾清宫最近的东华门进出,为何会选择西华门?

????其二,在潘映雪还是王妃的时候,出门便有上百个火枪兵跟随。为何成了皇后,反倒对自身的安全马虎起来?

????其三,也是让梓逸最奇怪的地方。潘映雪入宫后,除了自己成亲那次,便没有出过宫门。这回难得出宫一趟,却紧闭车窗,弄得神神秘秘。这举动如果真是潘映雪故意为之,那本身便是很反常的。

????这些个疑惑,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,常梓逸或者想想也就算了。

????可发生在皇后身上,他便觉得,无论如何都不该掉以轻心。更何况如今皇后的夫家和娘家,所有男子全都被春祭大典给困住了。

????这种非常时期,他常梓逸撞见了,就不能视而不见。多管闲事总好过万一。

????想到这些,常梓逸下意识的将马催的更急……

????再次睁开眼睛时,映雪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宿醉感,浑身无力,头痛欲裂。视线也迷迷糊糊,看东西摇摇晃晃。

????大脑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思考的能力。直到听见耳边传来霖儿的哭声,她的意识才逐渐的清醒过来。

????看清楚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儿子时,她惊喜交加。喜的是霖儿还活着!惊的是,这可怕的一切,不是梦境。

????她双手被反绑在背后,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倒在车厢里。马蹄声和车厢的震动,提醒她此刻自己和儿子,正被带向未知的领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