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明非楚失笑,没想到她会这么认真。

????“就叫青鱼!”他道。

????就叫青鱼吗?

????青鱼懵住。

????青玦寻了过来,“皇上,屋子已经收拾好了,您要不要回去歇息一会?”

????明非楚望向青鱼,见她一张俏脸已经冻得通红,便道,“也好,先去歇歇,吃了饭再出来赏梅。”

????出了梅林,回到茅草屋。

????屋内已经被人打扫干净,烧上热气腾腾的火盆,御前太监过来伺候明非楚更衣洗漱,青鱼便去了自己房间,进去之后发现,这里也生了火盆,也是热气扑面。

????她心里一酸,眼泪直接就掉了出来。

????以前,爹爹在世时,她每次跑到梅林疯耍,回来时,爹爹都会升好火盆等着她回来取暖。

????只是,那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。

????吃过饭后,青鱼从房里出来。站在外面听了听,明非梦屋里一片安静,猜想应该是在歇息,便想去前面祭拜一下爹爹。

????她记得左面十里外,有间铺子,可以买到祭祀用的东西。

????她才刚一迈步,青玦便过来了,“青鱼姑娘,如果你有事的话,尽可以吩咐侍卫去做。”

????青玦也看得出来,皇上对青鱼姑娘与众不同。

????“我去前面买点东西,我自己去就可以。”青鱼说完,展开轻功走了。

????十里路,她很快便回来。回来时,手上提着祭祀用的纸钱香烛还有一包点心。因提着这些东西,怕冒犯了明非楚,特意绕路来到青山居士坟前。

????跪到地上将祭品摆放好,又烧了三支香,这才叩了三个头起来。

????才一起来,便觉得身后有人,回头正好看到不远处站着明非楚。

????他一身月色锦衣,与雪融为一色,见她祭拜完了,他才走过来,对着青山居士坟前,拜了一拜。

????“朕早就久仰先生大名,也一直将先生引为知己,却无缘得见,今日这一拜,也算是全了朕的一个愿望。你放心去吧!青鱼,朕会帮着照顾。”

????回去之后,青鱼带着明非楚在自己床下找到了青山居士生前的全部着作。甚至还有一些手稿,明非楚看后,立刻如珠如宝的命青玦收好。

????他们在这里住了两日,第三日起程回宫。

????唐门。

????风锦一早被唐不渝叫了去,唏儿独自坐在窗前,想着外祖。她已经去逝几个月了,报仇的事还一点眉目没有,她有些心烦。

????依目前来看,如果外祖的毒出自唐门,就极有可能是六长老干的!

????可是,外祖早就被逐出唐门了,与六长老根本没有利益冲突。

????难道,是冲着她来的?

????她闭上眼睛,分析着如果是六长老,他这么做又是什么目的?

????难道他就不知道,外祖一死,就会把她和风锦逼来唐门?

????风锦来了唐门,很可能就会接任门主之位。这和六长老的初衷完全不一致,难道是她判断有误,害死外祖的人根本就不是六长老?

????她心内纠结,想去看看唐拓。

????到了外面,刚好碰到回来的风锦。他道,“唏儿,我已经和不渝叔说了,明日我们就起程回京城。”

????“嗯。”她答了一句。

????见她闷闷不乐,风锦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担心的走过来,“怎么了,可是出了什么事?怎么不高兴?”

????她轻叹了一声,“没事,就是想到了外祖的仇……”

????“回大周京城过年的话,这事就只能放下了。年后回来,我们再调查,那人就算不是唐门中人,也一定与唐门有关!”风锦道。

????“你是要出去吗?”风锦问她。

????“既然明天要走,不如我们去和爷爷他们告个别,明早直接就上路。”一说要回京,唏儿便惦记起舅舅一家。

????外祖去世后,她急匆匆回了唐门,也没时间安慰舅舅和舅母。

????她拉住风锦,“可知道潇逸表哥回军营没有?”

????“应该没有,前些天,赵将军给我来信,还在报怨他的徒弟,回京就没了影儿。”风锦失笑。

????唏儿还以为赵将军是怪罪了,赶紧问道,“是不是赵将军对表哥失望了?等回京之后,我催催她。”

????“没有,”风锦道,“是赵将军觉得魏潇逸是个可造之材,就这样半途而废可惜了,跟我说的目的,也是让我催促一下魏潇逸,让他在家里守孝的时候,也不能忘了精进武功!”

????唏儿松了口气,两人先去了唐拓家里。

????和众人告别之后,又去辞别唐君河。唐不渝这边,虽然风锦去了,但是唏儿没去,便又陪着她走了一趟。

????第二日,唏儿和风锦起了个大早,想要早点上路。

????出门的时候,在大门外看到多了两辆马车。

????“这是……”唏儿一脸疑惑。

????唐雪殊带着唐娇娇从马车上跳下来,对着她道,“唏儿,这车上的东西,是爷爷和二长老送给魏家的,你帮着带过去吧!”

????因为姑奶奶去了的缘故,唐雪殊说话的时候,情绪不高。

????唐拓送魏家东西,唏儿能理解,可是唐娇娇家……

????唐娇娇似是猜到她所想,笑道,“我和雪殊哥已经定了亲,便是一家人了。再说,我爷爷和你外祖也是少年旧友,这年礼就麻烦唏儿了。”

????“多谢。”唏儿握了一下她的手。

????风锦在旁边,已经收下了另一辆马车,这是唐不渝给墨衣王准备的东西。知道他们回去,便派人跟着送过去。

????魏府。

????吃晚饭时,魏鹤轩对着魏潇然道,“明日你去唏园打听一下,唏儿过年的时候回不回来?这丫头也走了不少日子。”

????“行,我明日就去。”魏潇然答得干脆。

????元杉衣看了他一眼,“潇然,你年纪也不小了,年后娘帮你相看相看,要是有合适的姑娘,先把亲事定下来。你看潇逸比你小,总不能让他先成亲。”

????魏潇然倒是不以为意,他暂时还没有成亲的打算。赫连如水的事情,虽然过去了,但到底在他心里留了阴影。

????当时,他是一心一意,恨不得掏心掏肺。

????“娘,魏家要开枝散叶,就让潇逸先成亲吧!我等遇到了合适的再说。”

????魏潇逸急忙道,“大哥,我的亲事不急,年后我想回军营去呢!我这都回来多久了,再不回去,我师父肯定会生气,万一不认我这个徒弟,我可就没地方哭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