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好啊,路上当心点。”秦惠妃颔首道。

????瑜娢与许若梅,两人走出懿月殿,一起回了咏麟阁。

????“娘娘,嫔妾方才说谎,也是想帮您。”许若梅小声笑道。

????“本宫知道,你是一番好意。方才在殿里,众人虽嘴上恭喜,却多有醋意。”瑜娢颔首笑道,“不光是你,本宫听了也觉着别扭。”

????“旁人也就罢了,嫔妾最烦的是贞妃。自从复宠后,她借照顾皇后之名,公然霸占了中德殿。”许若梅笑着嗤道,“嘴上还冠冕堂皇,不许惠妃与您插手。”

????“这事,本宫也着实是为难。”瑜娢无奈笑道,“皇后病情如何,所有人都想知道。可贞妃拦着,又有魏氏的人撑腰,却也管不了。”

????“娘娘您说,皇后还能撑多久?”许若梅窃声道。

????“皇后被淑妃算计,病情加重了许多。”瑜娢冷笑道,“本宫问过杜太医,他说几无康复的可能。贞妃再想掩饰,也瞒不了多久。”

????“嫔妾猜想,贞妃把控中德殿,并非是为皇后。”许若梅笑着讥道,“只怕她正盘算着,自己如何做皇后呢。”

????“贞妃的野心,早已昭然若揭。本宫获悉,她与前朝往来频繁,应是拉拢魏氏的人。”瑜娢微微笑道,“以防皇后猝然崩逝,皇后宝座旁落他人。”

????“皇后性命危殆,后宫整日人心惶惶,都盯着皇后宝座。”许若梅絮道,“也不知,什么时候能平定下来。”

????“暴风雨来临前,海上总是格外得平静。”瑜娢勾唇道,“真到那一日,后宫定会天翻地覆,斗得鱼死网破。”

????“嫔妾就是担心,到时惠妃与贞妃相斗,娘娘也要卷进去。”许若梅叹道。

????“那也没办法,本宫依附的是太后,这你也知道。”瑜娢浅笑道,“想置身事外,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????众妃从懿月殿散去,胡瑾娴与常芠秀同行,不知不觉行至御花园深处。

????“许顺仪有喜,当真是风光无限。”胡瑾娴笑着酸道,“皇上格外眷顾,连惠妃也好言好语,叫她不必每日问安。”

????“怀着身孕,自然处处都受优待。”常芠秀淡淡笑道,“不过,听胡昭仪的意思,你好像不大高兴?”

????“她怀了龙胎,我有什么好高兴的?”胡瑾娴白了一眼冷道,“也就姐姐上心,对她更是呵护备至。你看殿里,谁会真心恭喜她呀。”

????“那倒也未必,至少德妃和丽妃,不是虚情假意吧。”常芠秀笑道。

????“人家都有皇子,又都是异国皇族,自然无需嫉妒。”胡瑾娴冷笑道,“至于,没有皇子的妃嫔,就不好说喽。”

????“你说得也对,若她只是升了位分,倒也没什么。”常芠秀似笑非笑道,“可若是生下皇子,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”

????“就算生了皇子,她也高贵不到哪里去!”胡瑾娴小声啐道,“一日出身低微,终身都是卑贱之躯。”

????“这你就错了,后宫从来都是‘母凭子贵’。本宫家世也一般,可有了景盛,谁还敢轻视本宫?”常芠秀浅笑道,“你们胡氏一族,不也因为贤妃母子,平步青云了吗?”

????“娘娘这话,也有道理。”胡瑾娴颔首道。